是萱萱萱子呀

写车专用 短篇写手 偶尔清水 over

© 是萱萱萱子呀 | Powered by LOFTER

简单粗暴30题(r18)4—6题【杰佣】

分别为

【4反攻未遂】

【5主人格杀了人,副人格被警察捡回了家。在一次做爱时,主人格醒来了。】

【6我用一生的时间寻找你,只为了偿还年少时你对我做过的事情。我终于找到你了,要你加倍的,永远的,赎罪,】

*第六题有道具要素,注意避雷。 

*走微博链接

 感谢喜欢。

  点我上车

简单粗暴30题(r18) 第1—3题[杰佣]

分别为

【1.做到中途偷懒想走神被狠狠的c了】

【2在更衣室里隔着一层薄薄的木板墙,你压抑的声音。】

【3本想用催情剂让你不会太疼,却发现如今唯剩它能让你心甘情愿的在我身下。】
*注意避雷。

*走微博链接。

  感谢喜欢。

 点我上车刷卡


[杰佣r18]温请

*蒙眼play 避雷注意!


坦言来说,杰克本质上是个温柔的人。不是什么道貌盎然的伪君子。是一位英俊的绅士。

  当然,在床上的时候就不一定了。奈布萨贝达低头揉腰如是说道。

剩余走微博链接

点我看杰佣激情蒙眼

感谢喜欢。

一个置顶

你好!!!我是季雯萱。

目前是一位暂时only杰佣的写手。

一个文笔极差的yellow文写手,更倾向于短篇甜饼,不be不刀片。

特别感谢小红心,小蓝手!!!

特别特别感谢您的关注!!鞠躬

皮下是三党,所以到明年上半年为止可能会半个月一更,长假的话就会努力写文!!

欢迎日fo,欢迎留言,欢迎和我交朋友。

有些不善交际、评论都会看,没有回复很抱歉,是因为真的不知道该如何回复x

以下是所有文的合集:

单独篇一发完:第五天  对峙(r18)  声音(r18)

短篇:注定(上)  注定(中)  注定(下)...

【杰佣r18】声音

*补档重发,走微博链接。


点我激情上车

[杰佣abo]注定(下)

*前篇见评论
*本篇r18 走微博链接

https://m.weibo.cn/6423641741/4279485190189663

手机党见评论

[杰佣abo]注定(中)

*短篇无虐甜饼

答应杰克了之后奈布在觉着有些后悔,懊恼自己一时被美色模糊了思考。

也不知自己是怎么走回家里的,瞧着衣柜里的衣服,终是叹了口气,拿了一件算是不错的衣服,跑到浴室洗澡去了。

  也不知道这孤A寡O独处一室,被楼下那些女孩子知道了会怎么想。

  奈布甩甩脑袋,将脑海里的胡思乱想置于脑外。

  三声一停的敲门声响起。奈布打开门就看到负手而立,站在自家门口的杰克。

  那人看到他朝他露出个不动声的微笑,将身后的两枝玫瑰递给他。

“说来惭愧,我没有什么好东西能赠与先生。送出玫瑰了之后才有些后悔。对了,忘...

[杰佣abo]注定(上)

*短篇无虐甜饼

  隔壁新搬来了一个男人。

听楼下诊所的医生小姐道,个子很高,宽肩窄腰,温文儒雅,而且还是个强大的ALPHA,信息素是玫瑰花的味道。

  奈布看着叽叽喳喳的在讨论新来的房客如何,春心欲动的少女们,面上没什么表情。只是手上抚着隔壁男人送来的玫瑰,这还是男人刚搬进来的时候送的。

那夜月光透过窗户射在通白的地板上,倚在门框上的男人慵懒的看着奈布,头顶的灯时不时闪烁一下,恍然让奈布觉得改提醒保安该换了。

  男人弯下腰牵起他的手留下一吻,接着就把玫瑰递到他手中。偏偏还要用暧昧不明的语气同他说话。

  “还望日后相处愉快,先生,...

仅以本人意见发表对杰佣圈的看法。

最近开到有几位太太针对圈子里的风气写了一些话,在此仅表示我的个人看法。

同人圈本就存在的很多ooc,同人中很多情况已经不属于原著本身,所有的剧情和人物形象,已经成为发粮的太太的单独作品了,已经不是原本的人物形象。

说更准确的是,同人必定存在的ooc,我觉得一个同人作品不存在没有任何ooc的情况,其实看的就是读者对这篇作品的态度。

杰佣圈属于一个高产出的圈子。

每个人对于ooc的包容度不一样,我本人保持着一种对于我所不能承受的ooc,不看,不评论,不关注的态度。

看同人产出画是着重于人物画风而不是着重与剧情,而文的目的就是表达人物剧情这种两种不同的表现。

而我目前看到的热度较高的画,...

[杰佣]第五天

*短打ooc

说起来也怪的很
这是佣兵从病床上醒来的第四天
他依稀记得一睁眼见的是那位穿着蓝色连衣裙的医生
他抬眼想朝医生说句话,喉间却被什么塞住,看着医生的侧影说不出话。
病房里放着一朵玫瑰,从佣兵醒来的那天起,它就摆在哪。
那医生瞧着没头没尾的向了他说了一句

“先生倒也像一朵带刺的玫瑰。”

佣兵听见有些愣神,最后只得生硬的回了句谢谢。

我记得、
那个人、那个人也和我说过一样的话。
他是谁。

黑夜伴着暴雨突如其来
雨水疯狂敲打着窗户,暴风把树刮得个不停。
屋檐,树叶上落下的雨形成一幕幕水帘,
与不知是谁发出的吵闹声混在一起叫人心烦。
半夜被惊醒的滋味不好受、佣兵有些烦躁的睁开眼起身,转头便看到那朵玫瑰
它...

情染四气

*小甜饼
 
雨下的突如其来,文俊辉前脚走出教室,这雨便落了下来。
  敲击在窗户上滑下水痕.就像细小的玻璃破碎的声音。
  文俊辉站在亭子里望着亭外的雨,抬手抹去打在面上的雨滴。
  身旁的小混血侧着脸和他说着什么,被雨声遮盖着听不真切.
  “哥,你对圆佑哥的印象怎么样啊?”
  文俊辉拿笔抵到下巴略微歪着脑袋想了想,吐出一个单词。
  “still”
 

  全圆佑揉了揉文俊辉的脑袋拉开窗帘,转身弯着腰凑到他耳边张嘴咬住他的耳垂,鼻尖的呼吸撒在文俊辉的脖子里,提醒他记得吃早餐。
  文俊辉抓着被角抬头应了声。
 ...

Te amo—「02」

“真帅气啊-----。”
文俊辉坐在靠窗的位置,一手撑着脑袋眼睛飘飘忽忽的落到了体育场的全圆佑身上。
二楼的位置能通过凋落的差不多的树叶只剩粗大的树干看见体育场。
文俊辉一手拿着笔抵在自己的下巴。淡淡的话语破出喉间。
他眯起眼看见了全圆佑伸长手臂朝他招手。收回视线,把书本立在自己面前,书后是压抑不住的上扬的嘴角。
  汗水沿着高挺的鼻梁慢慢滑下,停在了下巴尖,摇摇欲坠。

文俊辉想着全圆佑的样子咬着自己的下唇笑的眉眼弯弯。

  这雪下的在人的意料之外,带着整个城市陷入了白色。
“冷吗?”全圆佑的尾指被文俊辉整只手握着,走起路来被对方拉着一晃一晃的。
  文俊辉听见他的话摇摇...

Te amo—「01」

  序
文俊辉今年二十有二 不沾酒不喜烟 一双明亮的眸子里印着新月 薄唇轻勾 布鞋踏上木地板发出声响 衬衫的皱褶 宽大的肩膀 手腕的扣子要扣好 衬衫要扣到第二个。
是个好性子的人 做事果断也容易后悔 什么都爱忍着 不爱哭,爱笑 怕被丢弃冷落。
没脾气也好哄 就是那人几句抹了蜜的情话和一颗糖的事。

手是给全圆佑牵的,心也是只给他一个人。      

初遇。
夜晚会把人的情绪发大,巨大的空间里所有人都是孤身一人。
那天晚上的月光正好 带着文俊辉一起,不偏不倚的都落尽了全圆佑的心里。
夏日的蝉鸣在夜晚都不舍得停下,吵得人无法入睡,文俊辉随意披件外套走出了家门。

月光照在水里,被夏日沉闷湿...

花香

*佑辉短打小甜饼

  文俊辉还是觉得这花艳的有些让人嫉妒。
  
 鲜红的花瓣映入眼帘,他抬手用喷壶喷了几泵水,手指抚上花瓣,水珠凉凉的粘附在他的手上。
  树梢上的鸟儿抖了抖翅膀飞上了蓝天,枝丫晃动了几下,带走了晚秋枯黄的树叶落在地上。
  文俊辉透过彩色的窗户纸往外看去、视野里全是依附着色彩的,有些不真实的景物。
  缀着金丝边的陶瓷瓶放在玻璃桌上发出一声刺耳的声响。花瓣的水珠被阳光照得发亮,挂在花瓣上迟迟未滴落。
  全圆佑站在他身后,下巴靠着他的肩膀朝他耳边吹气。文俊辉抖了抖手臂微微侧着头看着他笑,缩着脑袋抓住他的手。
  “俊尼喜欢这种花吗?”
  俯下身嗅着被文俊辉拿在另一只手的、被...

溺味

*脑洞及一些不重要的设定在评论

劣质的奶油在嘴里快速融化 鼻尖和口腔里充满塑料的怪味。

  “我想那真是个好看的人,完美到无暇 是比阳光都耀眼 比钻石还坚硬的存在。”全圆佑轻撑着脑袋对着眼前人开口。
  阳光透进玻璃窗洒在他的脸上 
—————————————————————

  文俊辉的脑袋靠着全圆佑的肩膀 整个人缩在他怀里,抬手轻触他的眉心瞧着他。轻微的笑意传进全圆佑的耳朵里
他想 就像轻风抚过窗外的风铃叮铃作响一般的清脆
  全圆佑搂住文俊辉的腰 微微眯着眼好笑的看着他“好玩吗。”
  文俊辉不做声的把手放在他的肩上稍微直起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