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萱萱萱子呀

破写文的。

[杰佣r18]声音

*本意是写甜肉文
*r18文注意避雷

  屋外的雨下个不停,原本落在屋檐上的乌鸦也不知飞到何处了,扯着嗓子叫着,好像地狱里没有面目吸食生灵的浊物。

走石墨

https://shimo.im/docs/2ZLhkwAwzNUmdzcf

[杰佣]第五天

*短打ooc

说起来也怪的很
这是佣兵从病床上醒来的第四天
他依稀记得一睁眼见的是那位穿着蓝色连衣裙的医生
他抬眼想朝医生说句话,喉间却被什么塞住,看着医生的侧影说不出话。
病房里放着一朵玫瑰,从佣兵醒来的那天起,它就摆在哪。
那医生瞧着没头没尾的向了他说了一句

“先生倒也像一朵带刺的玫瑰。”

佣兵听见有些愣神,最后只得生硬的回了句谢谢。

我记得、
那个人、那个人也和我说过一样的话。
他是谁。

黑夜伴着暴雨突如其来
雨水疯狂敲打着窗户,暴风把树刮得个不停。
屋檐,树叶上落下的雨形成一幕幕水帘,
与不知是谁发出的吵闹声混在一起叫人心烦。
半夜被惊醒的滋味不好受、佣兵有些烦躁的睁开眼起身,转头便看到那朵玫瑰
它凋零了
花瓣变了颜色,没了生气,垂下了脑袋。
佣兵记得,入睡前看见的玫瑰,那时可是极好看的
就像他梦中的那个人一样。

那人抱着自己走着红毯,一步步的向外走去。
心脏疯狂跳动使人浑身一颤,
佣兵一时有些分不清,这是自己真实的感情,还是被设定出来的感情。
他抬头想看清那个人,却被面具遮住了整个脸庞,
他把自己放下,不知从哪抽了只玫瑰弯下腰递到佣兵手里。

“去吧。”

佣兵听见他这样说。
大门外被迷雾笼盖,佣兵僵硬的抬起脚向外跑去,
佣兵想叫自己停下,回头却只能看到那人红色披风的衣角,消失在黑夜里。

佣兵回了回神,窗户好像被谁推开,
他一扭头,窗边放着一朵玫瑰,从窗户外袭来的强风让他有些困惑。
那个人是谁。
他走去捡起玫瑰,看见天边已经染上晨日的淡蓝色。

这是佣兵从病床上醒来的第五天。

情染四气

*小甜饼
 
雨下的突如其来,文俊辉前脚走出教室,这雨便落了下来。
  敲击在窗户上滑下水痕.就像细小的玻璃破碎的声音。
  文俊辉站在亭子里望着亭外的雨,抬手抹去打在面上的雨滴。
  身旁的小混血侧着脸和他说着什么,被雨声遮盖着听不真切.
  “哥,你对圆佑哥的印象怎么样啊?”
  文俊辉拿笔抵到下巴略微歪着脑袋想了想,吐出一个单词。
  “still”
 

  全圆佑揉了揉文俊辉的脑袋拉开窗帘,转身弯着腰凑到他耳边张嘴咬住他的耳垂,鼻尖的呼吸撒在文俊辉的脖子里,提醒他记得吃早餐。
  文俊辉抓着被角抬头应了声。
  木门落回门框, 咔嗒 一声伴着那人的脚步声。
  文俊辉缩回被子里,耳间的红色慢慢染到脸颊,嘴角忍不住带着眼角笑得微微上扬。
  窗外的阳光落在地板上,亮的让人有些睁不开眼。

  天气阴沉沉的,说要下雨却又没有落下,天空始终是接近灰色的淡蓝,文俊辉坐在地板上吸着可乐,眼神却飘到了全圆佑身上。
  身旁人感受到了他的视线,好看的眉眼直直的印在文俊辉的瞳子里。
  他身上的味道很好闻,是文俊辉喜欢的洗衣液的味道,带着温暖的气息向文俊辉靠近。
  舌尖好像还带着点可乐的气泡混入到对方的口里,唇瓣被齿尖轻咬有些微痒。
  身子被那人压的陷到了沙发里心脏也为那人而跳动不停。
  眼角、眉心、脸颊、唇瓣 全都染着那人的味道。

  门外不知道什么时候下雪了,文俊辉躲到全圆佑的大衣里,躲到屋檐下的时,雪已经小了,却仍然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树枝被漫天飞舞的白雪所覆盖。
  街角的那棵樱树开了花,粉红满目,满树馥郁。
   文俊辉闭上眼,似乎感觉到有一朵雪花轻柔又清冷的落到了他的唇上。
  全圆佑牵起文俊辉的手,顶着雪慢步走回家,他们也不在意,这一路走,雪花就落在了他们的头上,不知什么时候,就白了头。

  多年后的小混血端着咖啡问着
  “哥,你还爱圆佑哥吗。”
  文俊辉的手机屏幕闪了一下,壁纸是多年前的老照片,照片上的全圆佑冲着文俊辉微笑。
  文俊辉手指抚过他的笑颜,捧着杯子把柠檬水送入唇,酸酸的,却也遮不住文俊辉心里的甜味,他想了想,放下杯子。
  “still”


*still有这几种解释:
1.adj 安静的、寂静的
2.adv 仍然,依然,更

Te amo—「02」

“真帅气啊-----。”
文俊辉坐在靠窗的位置,一手撑着脑袋眼睛飘飘忽忽的落到了体育场的全圆佑身上。
二楼的位置能通过凋落的差不多的树叶只剩粗大的树干看见体育场。
文俊辉一手拿着笔抵在自己的下巴。淡淡的话语破出喉间。
他眯起眼看见了全圆佑伸长手臂朝他招手。收回视线,把书本立在自己面前,书后是压抑不住的上扬的嘴角。
  汗水沿着高挺的鼻梁慢慢滑下,停在了下巴尖,摇摇欲坠。

文俊辉想着全圆佑的样子咬着自己的下唇笑的眉眼弯弯。


  这雪下的在人的意料之外,带着整个城市陷入了白色。
“冷吗?”全圆佑的尾指被文俊辉整只手握着,走起路来被对方拉着一晃一晃的。
  文俊辉听见他的话摇摇头,踩着雪慢慢的走在冬夜里泠泠的街道上。
  风息过耳 全圆佑扭头看着文俊辉 鼻尖被冷的红红的,微仰着头哈着白气。明彻的眼里印着雪白的城市。
文俊辉顺着视线看过来 微微点了点头认真的说“圆佑,这雪一路下,我们就一路走,等到了家,我们就白了头。”

全圆佑被他没头没尾的一句话弄的哭笑不得,抬手刮了刮他的鼻梁,文俊辉则是握住他的手笑嘻嘻的说“中国人说的白头偕老嘛。”
他们一路走着,这雪仿佛不会停似的,流光如梦。
月光透过云层一缕缕的落了下来。
白雪和月光把世间照的明亮,整座城市都睡了过去,只剩下他们两人。
回到家已是深夜,文俊辉和全圆佑小心翼翼的打开房门,文俊辉一下瘫倒床上,全圆佑趴在他旁边撩起他的头发在眉间轻留一吻。
“别睡,先去洗个澡。”
文俊辉则是伸长手臂,明亮的眼睛看着全圆佑“好累啊——。”
全圆佑伸手把他搂到自己怀里“那就一起洗。”

水蒸气遮挡住了人一半的视线,被排气扇吹散了一点,落在了镜子上。
文俊辉从镜子里看到了站在自己身后的全圆佑,笑着将泡沫全抹在了他的身上。全圆佑也是好脾气的把泡沫冲干净抱着文俊辉回去睡觉。

“晚安。”

Te amo—「01」

  序
文俊辉今年二十有二 不沾酒不喜烟 一双明亮的眸子里印着新月 薄唇轻勾 布鞋踏上木地板发出声响 衬衫的皱褶 宽大的肩膀 手腕的扣子要扣好 衬衫要扣到第二个。
是个好性子的人 做事果断也容易后悔 什么都爱忍着 不爱哭,爱笑 怕被丢弃冷落。
没脾气也好哄 就是那人几句抹了蜜的情话和一颗糖的事。

手是给全圆佑牵的,心也是只给他一个人。      

初遇。
夜晚会把人的情绪发大,巨大的空间里所有人都是孤身一人。
那天晚上的月光正好 带着文俊辉一起,不偏不倚的都落尽了全圆佑的心里。
夏日的蝉鸣在夜晚都不舍得停下,吵得人无法入睡,文俊辉随意披件外套走出了家门。

月光照在水里,被夏日沉闷湿热的细雨给打破。

文俊辉抬眼就看见了全圆佑。

巧了 撞进了他的眸子里。

雨水从亭子的屋檐上滴落到池塘里 嘀嗒嘀嗒。
从他的伞上滑下掉入地面形成了帘子,看不清他的样子。  


  “好困——。”
“不行,一定要起床!!”
 文俊辉一手指尖轻触全圆佑的眉心 一手推着他的肩膀  
 “要迟到啦。”
全圆佑起身甩甩脑袋微眯着眼睛瞧着文俊辉扬了扬下巴  
 “早安吻。”   
对方则是笑着把牙刷塞到他嘴里把他推到卫生间,看着闹钟拖着长长的尾音  
 “还有二十分钟——。”
语闭唇瓣被触碰,齿尖微张 舌尖相抵。脸上是对方呼出的空气 嘴里是薄荷的香气。   

  早安。

花香

*佑辉短打小甜饼

  文俊辉还是觉得这花艳的有些让人嫉妒。
  
 鲜红的花瓣映入眼帘,他抬手用喷壶喷了几泵水,手指抚上花瓣,水珠凉凉的粘附在他的手上。
  树梢上的鸟儿抖了抖翅膀飞上了蓝天,枝丫晃动了几下,带走了晚秋枯黄的树叶落在地上。
  文俊辉透过彩色的窗户纸往外看去、视野里全是依附着色彩的,有些不真实的景物。
  缀着金丝边的陶瓷瓶放在玻璃桌上发出一声刺耳的声响。花瓣的水珠被阳光照得发亮,挂在花瓣上迟迟未滴落。
  全圆佑站在他身后,下巴靠着他的肩膀朝他耳边吹气。文俊辉抖了抖手臂微微侧着头看着他笑,缩着脑袋抓住他的手。
  “俊尼喜欢这种花吗?”
  俯下身嗅着被文俊辉拿在另一只手的、被金黄色的塑料纸所包住的,花梗被纯白的丝带打了个结。鼻子靠近花瓣,浓郁的花香黏着在空气里,打着圈儿的涌入他的鼻尖。
  “好香,和俊尼一样。”
  文俊辉用松开手轻打他的手臂,眼尾上挑,软软的话语从喉间脱出
  “你在说什么呀。”
  “俊尼好香——。”
  身后的人把鼻子放在自己的侧颈,呼出的带着暖暖的气息打在自己的侧颈上。一只手压住他的手臂,另一只手抓住他的手腕。全圆佑的的齿尖轻咬文俊辉的后颈,舌尖带着温度轻柔的舔舐.文俊辉手肘向后推了推他红着脸微微挣扎。
  “好啦,快点停下来我还没有下班。”
  门口的风铃被微风吹着发出细微的叮铃声。屋内满是各种花香混合在一起的味道,由鼻尖传到心尖。
  全圆佑松开他,唇瓣吻上他的眉心。
  
  
  “和我回家,我养你。”

溺味

*脑洞及一些不重要的设定在评论

劣质的奶油在嘴里快速融化 鼻尖和口腔里充满塑料的怪味。

  “我想那真是个好看的人,完美到无暇 是比阳光都耀眼 比钻石还坚硬的存在。”全圆佑轻撑着脑袋对着眼前人开口。
  阳光透进玻璃窗洒在他的脸上 
—————————————————————

  文俊辉的脑袋靠着全圆佑的肩膀 整个人缩在他怀里,抬手轻触他的眉心瞧着他。轻微的笑意传进全圆佑的耳朵里
他想 就像轻风抚过窗外的风铃叮铃作响一般的清脆
  全圆佑搂住文俊辉的腰 微微眯着眼好笑的看着他“好玩吗。”
  文俊辉不做声的把手放在他的肩上稍微直起身低头看着他的眼睛 被镜片遮挡的眼睛一样的漂亮 头顶上的灯光落在他的眼里汇成了一个圈 文俊辉就印在他眼里被灯光所照耀的最明亮的地方 刘海稍微遮住了眼睛 嘴角勾起了一个弧度看着他 “圆佑,吻我。”
  又是这种微笑 上扬的弧度永远印在全圆佑的心里
他将手放在文俊辉的耳旁 舌尖勾勒着他的唇瓣。
  唇齿间香甜的味道填满了全圆佑的心尖。

  文俊辉最近回来的越来越晚 每次回来后都会到浴室洗个一个多小时 当全圆佑问起他也只是笑嘻嘻的钻在他怀里说“是因为出了一身汗所以很难受啦。”

  “你又要出去?”全圆佑睁开眼睛艰难的适应凌晨三点被文俊辉打开的灯光刺入眼里的异物感。
   “对不起呀圆佑我最近真的有事。”文俊辉没回头的在门口穿着鞋子 “你继续睡吧。”文俊辉关上门的一瞬间对他说了一句话 被嘭的一声的关门声隔绝在门外 然后听见他急急忙忙的下楼声。全圆佑拿起床头柜的眼镜带上 走下床进去卫生间 文俊辉回来后还没开的及收拾的衣服堆在脸盆里 全圆佑翻出最底下的衣服 背着光看不清表情。
  “俊呐。”
  将衣服随意丢下 黑衬衫显不出太鲜艳干枯的血红 但是凑近去鼻尖却溢满了铁锈味。

  全圆佑一直在等着这一天。

  文俊辉终于有一天不再晚回家而是提着炸鸡走进门招呼他来吃,他放下手里的书走向文俊辉。
  文俊辉晃了晃两杯可乐 将左手的那杯递给全圆佑
  “可是我想喝右边的。”全圆佑坐在椅子上抬头看着文俊辉
  “不行哦 右边的加冰了。圆佑不是感冒刚刚好吗不可以和太冰的哦。”
  全圆佑接过文俊辉的可乐轻咬着吸管没有再回应文俊辉的话。

  又是凌晨三点
全圆佑的肚子像是被人拿一刀一刀割过的痛 他皱着眉抑制住沉闷的哼声 口腔里溢满了铁锈味。
他转过身不意外的看见文俊辉睁着眼睛看着他 月光照着他眼里不明显的泪光。
  “俊呐。”全圆佑含糊不清的开口 血顺着嘴角滴落到床单上
  “嗯。”文俊辉咬着下唇浑身颤抖着开口。
  “不要对我说对不起,是我心甘情愿的。”
  全圆佑抚上文俊辉的脸看着他的眼睛 细微到听不见的话语消散在空气中。
 
  全圆佑的眼睛永远闭上了 放在文俊辉脸上的手被文俊辉放在胸前。
  文俊辉喊着全圆佑的名字 直到声嘶力竭。

  也许文俊辉在某一天的早晨 起床还会有全圆佑在的错觉也说不定。
  但是啊。
—————————————————————

全圆佑被阳光刺的有些睁不开眼 他眯了眯眼睛移开了视线 像是对自己说也像是对眼前人说的“但是他不爱我,永远都不会爱我。”

    像是被人绑住脖颈 丢入大海的窒息感。
  不能呼吸 冰冷的海水在身体里蔓延 最后把他吞噬
  像是跌入黑暗前微不可见的光芒 随着却又被黑暗把他和光芒一并吞并。
  文俊辉还是太过天真 把自认为虚伪的情感变成了现实 想抓住光芒和脖颈的手在海水里和空气间轻颤.
  他当时认识全圆佑时认为的没有重量的情感却在轻而易举的划破他的心尖。
他最后抓着全圆佑的手 嗓子间发疼的想
  “我是真的不爱全圆佑吗?”
  他最后的吻充满着铁锈味 但是却充满着全圆佑温暖的味道。
  麻木的灵魂。

万物循环反复,
   我们的未来永远不会相遇
    我们的身后,
    是一阵又一阵不曾停下的海浪。
    冰冷又无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