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车专用 短篇写手 偶尔清水 over

溺味

*脑洞及一些不重要的设定在评论

劣质的奶油在嘴里快速融化 鼻尖和口腔里充满塑料的怪味。

  “我想那真是个好看的人,完美到无暇 是比阳光都耀眼 比钻石还坚硬的存在。”全圆佑轻撑着脑袋对着眼前人开口。
  阳光透进玻璃窗洒在他的脸上 
—————————————————————

  文俊辉的脑袋靠着全圆佑的肩膀 整个人缩在他怀里,抬手轻触他的眉心瞧着他。轻微的笑意传进全圆佑的耳朵里
他想 就像轻风抚过窗外的风铃叮铃作响一般的清脆
  全圆佑搂住文俊辉的腰 微微眯着眼好笑的看着他“好玩吗。”
  文俊辉不做声的把手放在他的肩上稍微直起身低头看着他的眼睛 被镜片遮挡的眼睛一样的漂亮 头顶上的灯光落在他的眼里汇成了一个圈 文俊辉就印在他眼里被灯光所照耀的最明亮的地方 刘海稍微遮住了眼睛 嘴角勾起了一个弧度看着他 “圆佑,吻我。”
  又是这种微笑 上扬的弧度永远印在全圆佑的心里
他将手放在文俊辉的耳旁 舌尖勾勒着他的唇瓣。
  唇齿间香甜的味道填满了全圆佑的心尖。

  文俊辉最近回来的越来越晚 每次回来后都会到浴室洗个一个多小时 当全圆佑问起他也只是笑嘻嘻的钻在他怀里说“是因为出了一身汗所以很难受啦。”

  “你又要出去?”全圆佑睁开眼睛艰难的适应凌晨三点被文俊辉打开的灯光刺入眼里的异物感。
   “对不起呀圆佑我最近真的有事。”文俊辉没回头的在门口穿着鞋子 “你继续睡吧。”文俊辉关上门的一瞬间对他说了一句话 被嘭的一声的关门声隔绝在门外 然后听见他急急忙忙的下楼声。全圆佑拿起床头柜的眼镜带上 走下床进去卫生间 文俊辉回来后还没开的及收拾的衣服堆在脸盆里 全圆佑翻出最底下的衣服 背着光看不清表情。
  “俊呐。”
  将衣服随意丢下 黑衬衫显不出太鲜艳干枯的血红 但是凑近去鼻尖却溢满了铁锈味。

  全圆佑一直在等着这一天。

  文俊辉终于有一天不再晚回家而是提着炸鸡走进门招呼他来吃,他放下手里的书走向文俊辉。
  文俊辉晃了晃两杯可乐 将左手的那杯递给全圆佑
  “可是我想喝右边的。”全圆佑坐在椅子上抬头看着文俊辉
  “不行哦 右边的加冰了。圆佑不是感冒刚刚好吗不可以和太冰的哦。”
  全圆佑接过文俊辉的可乐轻咬着吸管没有再回应文俊辉的话。

  又是凌晨三点
全圆佑的肚子像是被人拿一刀一刀割过的痛 他皱着眉抑制住沉闷的哼声 口腔里溢满了铁锈味。
他转过身不意外的看见文俊辉睁着眼睛看着他 月光照着他眼里不明显的泪光。
  “俊呐。”全圆佑含糊不清的开口 血顺着嘴角滴落到床单上
  “嗯。”文俊辉咬着下唇浑身颤抖着开口。
  “不要对我说对不起,是我心甘情愿的。”
  全圆佑抚上文俊辉的脸看着他的眼睛 细微到听不见的话语消散在空气中。
 
  全圆佑的眼睛永远闭上了 放在文俊辉脸上的手被文俊辉放在胸前。
  文俊辉喊着全圆佑的名字 直到声嘶力竭。

  也许文俊辉在某一天的早晨 起床还会有全圆佑在的错觉也说不定。
  但是啊。
—————————————————————

全圆佑被阳光刺的有些睁不开眼 他眯了眯眼睛移开了视线 像是对自己说也像是对眼前人说的“但是他不爱我,永远都不会爱我。”

    像是被人绑住脖颈 丢入大海的窒息感。
  不能呼吸 冰冷的海水在身体里蔓延 最后把他吞噬
  像是跌入黑暗前微不可见的光芒 随着却又被黑暗把他和光芒一并吞并。
  文俊辉还是太过天真 把自认为虚伪的情感变成了现实 想抓住光芒和脖颈的手在海水里和空气间轻颤.
  他当时认识全圆佑时认为的没有重量的情感却在轻而易举的划破他的心尖。
他最后抓着全圆佑的手 嗓子间发疼的想
  “我是真的不爱全圆佑吗?”
  他最后的吻充满着铁锈味 但是却充满着全圆佑温暖的味道。
  麻木的灵魂。

万物循环反复,
   我们的未来永远不会相遇
    我们的身后,
    是一阵又一阵不曾停下的海浪。
    冰冷又无情。

评论(3)
热度(36)
©是萱萱萱子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