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车专用 短篇写手 偶尔清水 over

Te amo—「01」

  序
文俊辉今年二十有二 不沾酒不喜烟 一双明亮的眸子里印着新月 薄唇轻勾 布鞋踏上木地板发出声响 衬衫的皱褶 宽大的肩膀 手腕的扣子要扣好 衬衫要扣到第二个。
是个好性子的人 做事果断也容易后悔 什么都爱忍着 不爱哭,爱笑 怕被丢弃冷落。
没脾气也好哄 就是那人几句抹了蜜的情话和一颗糖的事。

手是给全圆佑牵的,心也是只给他一个人。      

初遇。
夜晚会把人的情绪发大,巨大的空间里所有人都是孤身一人。
那天晚上的月光正好 带着文俊辉一起,不偏不倚的都落尽了全圆佑的心里。
夏日的蝉鸣在夜晚都不舍得停下,吵得人无法入睡,文俊辉随意披件外套走出了家门。

月光照在水里,被夏日沉闷湿热的细雨给打破。

文俊辉抬眼就看见了全圆佑。

巧了 撞进了他的眸子里。

雨水从亭子的屋檐上滴落到池塘里 嘀嗒嘀嗒。
从他的伞上滑下掉入地面形成了帘子,看不清他的样子。  


  “好困——。”
“不行,一定要起床!!”
 文俊辉一手指尖轻触全圆佑的眉心 一手推着他的肩膀  
 “要迟到啦。”
全圆佑起身甩甩脑袋微眯着眼睛瞧着文俊辉扬了扬下巴  
 “早安吻。”   
对方则是笑着把牙刷塞到他嘴里把他推到卫生间,看着闹钟拖着长长的尾音  
 “还有二十分钟——。”
语闭唇瓣被触碰,齿尖微张 舌尖相抵。脸上是对方呼出的空气 嘴里是薄荷的香气。   

  早安。

评论(1)
热度(24)
©是萱萱萱子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