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萱萱萱子呀

破写文的。

Te amo—「02」

“真帅气啊-----。”
文俊辉坐在靠窗的位置,一手撑着脑袋眼睛飘飘忽忽的落到了体育场的全圆佑身上。
二楼的位置能通过凋落的差不多的树叶只剩粗大的树干看见体育场。
文俊辉一手拿着笔抵在自己的下巴。淡淡的话语破出喉间。
他眯起眼看见了全圆佑伸长手臂朝他招手。收回视线,把书本立在自己面前,书后是压抑不住的上扬的嘴角。
  汗水沿着高挺的鼻梁慢慢滑下,停在了下巴尖,摇摇欲坠。

文俊辉想着全圆佑的样子咬着自己的下唇笑的眉眼弯弯。


  这雪下的在人的意料之外,带着整个城市陷入了白色。
“冷吗?”全圆佑的尾指被文俊辉整只手握着,走起路来被对方拉着一晃一晃的。
  文俊辉听见他的话摇摇头,踩着雪慢慢的走在冬夜里泠泠的街道上。
  风息过耳 全圆佑扭头看着文俊辉 鼻尖被冷的红红的,微仰着头哈着白气。明彻的眼里印着雪白的城市。
文俊辉顺着视线看过来 微微点了点头认真的说“圆佑,这雪一路下,我们就一路走,等到了家,我们就白了头。”

全圆佑被他没头没尾的一句话弄的哭笑不得,抬手刮了刮他的鼻梁,文俊辉则是握住他的手笑嘻嘻的说“中国人说的白头偕老嘛。”
他们一路走着,这雪仿佛不会停似的,流光如梦。
月光透过云层一缕缕的落了下来。
白雪和月光把世间照的明亮,整座城市都睡了过去,只剩下他们两人。
回到家已是深夜,文俊辉和全圆佑小心翼翼的打开房门,文俊辉一下瘫倒床上,全圆佑趴在他旁边撩起他的头发在眉间轻留一吻。
“别睡,先去洗个澡。”
文俊辉则是伸长手臂,明亮的眼睛看着全圆佑“好累啊——。”
全圆佑伸手把他搂到自己怀里“那就一起洗。”

水蒸气遮挡住了人一半的视线,被排气扇吹散了一点,落在了镜子上。
文俊辉从镜子里看到了站在自己身后的全圆佑,笑着将泡沫全抹在了他的身上。全圆佑也是好脾气的把泡沫冲干净抱着文俊辉回去睡觉。

“晚安。”

评论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