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萱萱萱子呀

破写文的。

情染四气

*小甜饼
 
雨下的突如其来,文俊辉前脚走出教室,这雨便落了下来。
  敲击在窗户上滑下水痕.就像细小的玻璃破碎的声音。
  文俊辉站在亭子里望着亭外的雨,抬手抹去打在面上的雨滴。
  身旁的小混血侧着脸和他说着什么,被雨声遮盖着听不真切.
  “哥,你对圆佑哥的印象怎么样啊?”
  文俊辉拿笔抵到下巴略微歪着脑袋想了想,吐出一个单词。
  “still”
 

  全圆佑揉了揉文俊辉的脑袋拉开窗帘,转身弯着腰凑到他耳边张嘴咬住他的耳垂,鼻尖的呼吸撒在文俊辉的脖子里,提醒他记得吃早餐。
  文俊辉抓着被角抬头应了声。
  木门落回门框, 咔嗒 一声伴着那人的脚步声。
  文俊辉缩回被子里,耳间的红色慢慢染到脸颊,嘴角忍不住带着眼角笑得微微上扬。
  窗外的阳光落在地板上,亮的让人有些睁不开眼。

  天气阴沉沉的,说要下雨却又没有落下,天空始终是接近灰色的淡蓝,文俊辉坐在地板上吸着可乐,眼神却飘到了全圆佑身上。
  身旁人感受到了他的视线,好看的眉眼直直的印在文俊辉的瞳子里。
  他身上的味道很好闻,是文俊辉喜欢的洗衣液的味道,带着温暖的气息向文俊辉靠近。
  舌尖好像还带着点可乐的气泡混入到对方的口里,唇瓣被齿尖轻咬有些微痒。
  身子被那人压的陷到了沙发里心脏也为那人而跳动不停。
  眼角、眉心、脸颊、唇瓣 全都染着那人的味道。

  门外不知道什么时候下雪了,文俊辉躲到全圆佑的大衣里,躲到屋檐下的时,雪已经小了,却仍然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树枝被漫天飞舞的白雪所覆盖。
  街角的那棵樱树开了花,粉红满目,满树馥郁。
   文俊辉闭上眼,似乎感觉到有一朵雪花轻柔又清冷的落到了他的唇上。
  全圆佑牵起文俊辉的手,顶着雪慢步走回家,他们也不在意,这一路走,雪花就落在了他们的头上,不知什么时候,就白了头。

  多年后的小混血端着咖啡问着
  “哥,你还爱圆佑哥吗。”
  文俊辉的手机屏幕闪了一下,壁纸是多年前的老照片,照片上的全圆佑冲着文俊辉微笑。
  文俊辉手指抚过他的笑颜,捧着杯子把柠檬水送入唇,酸酸的,却也遮不住文俊辉心里的甜味,他想了想,放下杯子。
  “still”


*still有这几种解释:
1.adj 安静的、寂静的
2.adv 仍然,依然,更

评论(1)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