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车专用 短篇写手 偶尔清水 over

[杰佣]第五天

*短打ooc

说起来也怪的很
这是佣兵从病床上醒来的第四天
他依稀记得一睁眼见的是那位穿着蓝色连衣裙的医生
他抬眼想朝医生说句话,喉间却被什么塞住,看着医生的侧影说不出话。
病房里放着一朵玫瑰,从佣兵醒来的那天起,它就摆在哪。
那医生瞧着没头没尾的向了他说了一句

“先生倒也像一朵带刺的玫瑰。”

佣兵听见有些愣神,最后只得生硬的回了句谢谢。

我记得、
那个人、那个人也和我说过一样的话。
他是谁。

黑夜伴着暴雨突如其来
雨水疯狂敲打着窗户,暴风把树刮得个不停。
屋檐,树叶上落下的雨形成一幕幕水帘,
与不知是谁发出的吵闹声混在一起叫人心烦。
半夜被惊醒的滋味不好受、佣兵有些烦躁的睁开眼起身,转头便看到那朵玫瑰
它凋零了
花瓣变了颜色,没了生气,垂下了脑袋。
佣兵记得,入睡前看见的玫瑰,那时可是极好看的
就像他梦中的那个人一样。

那人抱着自己走着红毯,一步步的向外走去。
心脏疯狂跳动使人浑身一颤,
佣兵一时有些分不清,这是自己真实的感情,还是被设定出来的感情。
他抬头想看清那个人,却被面具遮住了整个脸庞,
他把自己放下,不知从哪抽了只玫瑰弯下腰递到佣兵手里。

“去吧。”

佣兵听见他这样说。
大门外被迷雾笼盖,佣兵僵硬的抬起脚向外跑去,
佣兵想叫自己停下,回头却只能看到那人红色披风的衣角,消失在黑夜里。

佣兵回了回神,窗户好像被谁推开,
他一扭头,窗边放着一朵玫瑰,从窗户外袭来的强风让他有些困惑。
那个人是谁。
他走去捡起玫瑰,看见天边已经染上晨日的淡蓝色。

这是佣兵从病床上醒来的第五天。

评论
热度(14)
©是萱萱萱子呀 | Powered by LOFTER